关闭

契阔谈宴,心思陈旧恩:曹操诗第壹代表干《短

  契阔谈宴,心思陈旧恩:曹操诗第壹代表干《短歌行·对酒当歌》松读

  ★乐独行[编撰]

  短歌行(二首其壹)

  ★[叁国·魏]曹操[诗]

  对酒当歌,人生若干?

  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

  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

  何以松忧?唯拥有杜康。

  青青儿子衿,悠悠我心。

  但为君故,沉吟于今。

  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

  我拥有嘉客,鼓瑟吹奏笙。

  皓皓如月,何时却掇?

  忧从中到来,不成隔绝。

  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放。

  契阔谈讌,心思陈旧恩。

  月皓星稀,乌鹊南飞。

  绕树叁匝,何枝却依?

  地脊不厌高,海不厌深。

  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

  【乐独行松题】

  《短歌行》,汉乐府陈旧题。宋郭茂倩编纂《乐府诗集儿子》入“相和歌辞”,属“平调曲”。因此名为“平调曲”者,以其声调迅急也。《乐府诗集儿子》伸《古今乐录》曰:“王僧虔《父亲皓叁年宴乐技录》,平调拥有七曲:壹曰《长歌行》,二曰《短歌行》,叁曰《凶虎行》,四曰《小丑行》,五曰《燕歌行》,六曰《从军行》,七曰《鞠歌行》。”

  据当代学者考据,曹操《短歌行》二首干为于东方汉献帝建装置什五年(公元210年),即与丹壁之战分隔二年。史载丹壁父亲战后,曹操曾致函荀彧,表臻对郭嘉的怀念之情。(宋新昌、顾伟列编撰《中国即兴代文学己习指要》,语文出产版社1987年2月初版)

  《短歌行》二首其壹全诗共叁什二句子,分八段,四句子壹段,壹段壹韵。《乐府诗集儿子》卷叁什《相和歌辞五》收录“晋乐所奏”该诗与该诗“本辞”各壹首,就中晋乐所奏六松,每松四句子(即二什四句子);本辞叁什句子,不分松。乐奏辞第叁松比本辞多两句子:“但为君故,沉吟于今”,第四、五松倒腾度过男本辞,下阙“越陌度阡” 到“何枝却依”八句子。

  干为“平调曲”,该诗虽为宴饮时所歌歌,然所吟咏则为“怀人寻求贤”心音,在乐府诗或歌行体古风中却谓难得壹见,而在传于今世的曹操四言乐府诗中则更是却谓第壹代表干。清老沆《诗比兴笺》谓:“此诗即汉高先君儿子《泠风歌》思凶士之旨也。‘人生若干’发端,盖传所谓古之王者知寿命之不长,故并建俊哲,以贻后裔。”

  就曹操《短歌行》二首其壹“对酒当歌”,清王丈夫之曾认为:“尽古古人废此不得,岂不存放乎神物理之际哉!以公快感者,雅士己当不谋,今雅士亦为之心尽,知匪公快也。此篇人人吟得,人人湮没拥有。”此诚为的见也。“此篇之零数,代拥有才人强大干郑笺;内中扞格,在所不避免。”之因此如此,王丈夫之认为,“皆缘摘句子索影,谱孟道德心迹”。